Friday, July 29, 2016

蜜月?

和同事闲聊,她问怎样度蜜月去哪里?
我说完全没有计划也,分分钟。。。最后搞到又是去dannok
她笑到很够力!


眼睛扫过桌上装着泡参的杯子,两天前在小白家找不到泡参,后来他说拿去公司慢慢泡。昨晚,他悄悄从公司拿回来给我,我大声喊:“拿回来干嘛呀通街都可以买到而且我随口问而已!”

上个星期搬东西去他家的时候漏掉了power bank,我自言自语说,那死人power bank喜欢喜欢就不发电,带出门简直浪费力。前天,他悄悄买了新的power bank放在沙发上等我发现。

那天碎碎念,工作快累死了,我要旅行!隔天,他在FB分享阳光沙滩的照片给我,虽然只是分享。

我真的不介意没有度蜜月,它只是一个去旅行的同义词。

我欢喜你听见每一句我小声说的话,胜过于每天听你大声说情话。

Sunday, May 22, 2016

世界末日

懒洋洋躺在沙发上看新闻,这里暴风雨导致洪水泛滥,那里突然下起雪。

我转过头看下在滑手机的小白: "世界要末日了你还玩手机啊你?"

"只要你在身边,世界末日怕什么?"

除了给他一个淡淡的笑容,我措手不及找不到其他表情。

你知道吗?以前我偶尔有思考过世界末日该做些什么这种傻问题。以前总是会留个遗憾给自己,末日,就躲进衣柜里等死吧!

今天,我想跟衣柜说,撑着! 你必须多承担70公斤的肥佬进去!

肥佬,我衣柜愿意。

Wednesday, May 11, 2016

筹备说

如果说遇见小白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似乎对N年来同样爱护疼惜我的人不公平。
只能说从呱呱到花花,我是幸运的,身边围绕贵人很多。

试婚纱一幕

帮我把婚纱穿上脱下的慧敏说“这老公哪里找,那么疼你。“
我问怎么看出来,她说没有几个男新人会一直守在布栏外第一时间伸手出来牵老婆怕她跌倒。多数都等不耐烦不然就只顾手机一直拍。
我哈哈大笑说”那是因为我很习惯扑街啊你没看过而已!“
是的,这两年来有人牵着跌比较少了,小白还真体贴的,也不只慧敏赞过他。

从计划结婚到今天,多得他一直相伴一起筹备,之前有犹豫过女人要准备的东西不应该拉小白参与,但是闺蜜老友姐妹们我又不好意思打扰,朋友越来越少,幸亏有他不嫌麻烦,选耳环他帮忙配颜色,选高跟鞋他帮我拉紧鞋带,提醒我腿有黑青要穿丝袜。好几次下班回来累垮告诉他今晚不逛不找不买了,他还是硬拉我去,后来才发现不只我需要他,其实他选东西蛮依赖我眼光,最后都会反过来问”怎样?“,我摇头的他绝对买不下。

谢谢你小白,真的。上天关了窗让我面对黑暗,是为了要我发现另一道门那里有曙光。

希望这一道曙光,不灭。

Wednesday, April 27, 2016

不舍

跟阿白一起等升降机来,住21楼的我已经习惯痴痴等,反而他偶尔会因为等老半天而呱呱叫,我说 “半年后就没有这支歌仔唱了,到时候你会很舍不得我家的一切”。

他说他不会。

也对,他家住4楼,怎么可能会习惯等升降机?他还一直嫌弃我家的床不好睡,冷气声音太大,楼下车辆引擎声pipu声邻居吵架声,都会让他睡不好。

他家没有上诉这些烦恼。

我很喜欢他的家,但是狗窝始终是狗窝,我会一直想一直想我的床我的被我的沙发我的餐桌我的浴室我的厨房。。。。。我一手设计出来的家。


Monday, April 25, 2016

men's talk


阿白约了一群朋友上来喝酒吹水,men's talk加上两个女人在其中,大家一起围攻宅男祥要他“领悟”生存在世上的意义。

废话连篇,乐在其中,我也“领悟”到少少的其实。。。

Y之前有分享过一个短篇,大概就是说人死了下地狱,阎罗王问你在世干过了什么?有人应答如流,有人因为一辈子什么都没干过,所以嗯了很久答不出来。

阎罗王再问你是怎么死的?一些回答“被打死的”,“爽死的”,“累死的”,没干过什么大事情的男人说“我是闷死的”


众人起哄,踏出来吧宅男祥,男人,可以没有梦想,但至少要离开妈妈的掌心,找自己喜欢的兴趣。兴趣不只是躺在沙发上打游戏机看电视,而是付出。你会为了这个兴趣花时间金钱精力,掏心掏肺要做到自己满意为止。或者偶尔干一两件坏事,让男人羡慕,让女人疯狂,让朋友惊叹,来来来!

去尝尝人生八苦,去用力谈一场恋爱,去拥有喜欢的东西,去约朋友吃喝玩乐,去计划去学习去追求去发梦去贪婪。

那多好啊!做一条活着的咸鱼至少,不要摊在马路上被剥晒,白白活着。

Thursday, April 21, 2016

野孩子

今天初15要拜拜,午饭时间去买了六块红姑回opis,打算今晚伺候天神观音嫲各三粒。

走过老姨的位子,她叫住我问买了什么来拜? 我把红姑递过去给她看。她哟很大声说,人家买发糕的啦!五粒一个神啦!我说我比较喜欢吃红姑啊!(跟她斗大声)她一面摇头一面走开。。。

自从干妈离家出走,我扛起初一十五拜拜的任务之后就被她盯上了,事关之前在对面超市买水果的时候遇到她,八卦几句拜拜的祭品,我坚持买一神一粒fuji apple, 她拗不过我。过后一次我买一神一粒大雪梨,她看不过眼酸我几句。

我的结案呈词是: 买拜完了可以吃的东西,尽量不浪费,而且要我喜欢吃的。

所以才有了今天的理直气壮,发糕我不爱吃。

她的辩词里有"表跟我讲清明的供品你拿回家吃?"喜欢的我会拿啊!

"初一十五有吃素吗?"偶尔有吃但不选初一十五因为特别贵又人多。

我迟早气死这个神婆。百年归老之后,希望她不会被她的后后代拿榴莲来祭拜她而气到复活。

Tuesday, April 19, 2016

摇摆,我是这样活过来的

天平座让我变成一个摇摆的人,偶尔不了解自己,不知道自己想怎样,也因为这份不了解,让我一直前进,为了探索更多真相。

我有一个很糟糕的上司,但是工作环境蛮好,福利不错。摇摆。。。

他今天(也不只今天)臭脸,要什么都用手tok☞, 十问九不应,我鄙视但依然笑脸迎他,然后趁他不留意的时候julin他几下,他转过头来我继续笑脸,心里念:我今天受的,改天你必定受回。没事没事。

小白每次听我申过后都头顶冒烟,说明天上我公司跟他死过,我申完反过来还得安抚他。小白天天重复: 现在是打工皇帝的天下啊!
然后我发誓明天开始不忍他,然后,没有然后。

我不是没有想过拍桌走人,倒数三秒,开玩笑,我凭什么作反? 手停口停,难道我忘记了之前失业的彷徨?忘记了应征的忐忑? 等待新工作的落寞表情?

算了,我继续当个可怜人下去吧!只要太阳下山我就可以回家。踏出办公室,找回快乐安逸的自己。

谢谢我是太平座,摇摆不定,让矛盾与坚定同时进行着。

Thursday, April 07, 2016

长太快

带他去看BM vs SM,下车的时候阿华走在他旁边,一年不见,说怎么他长高那么多了? (嗯!上一次是看jurassic world,好像才不久前)

我认真的看他,眼前这个大男孩,很久以前就不让我牵手了,如今最多可以搭搭肩膀摸摸头发。

带他去吃晚餐,明显他比较会交际了,话变多,也变得比较有礼貌。我看他双手,再看看自己的,把手伸出去跟他比较然后说"EE不只矮过你,连手指都短过你了,以前常跟你剪指甲好像只是昨天的事。"

"EE, 酱恶心的事表再讲啦!"

天啊!大哥哥,你先别急着长大好吗?

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

Monday, April 04, 2016

感恩节

阿白昨天最后一分钟才说,今早要五点起床回老家清明,七点就要和家人出门。他老爸老妈是传统潮州人,习俗一定要跟。今年拜山不可以不去因为有特别意义,他要跟老祖宗报告他快成家。
我说不管怎么样,天塌下来也要慢慢驾,万一睡不醒就让它迟到,你爸妈念而已不会杀掉你,你平安健康才是他们的财富。

compare apple with apple, 我就想起我娘。。。
我妹今天post了这张照片上脸书

看,桌上那一旦心机。。。
 - 那个肥美鸡,妈子逛菜市一口气买了三只,提到我手抽痉买回来的。
 - mangkuang炒,妈子跟菜贩减价减到没朋友。
 - 甜甜莲藕汤,隔天再载妈子去买莲藕,那个菜市地上很滑,我扶着妈子走几圈找莲藕,莲藕不美最后买了榨菜,结果再过一天她自己偷偷走路去附近菜市买莲藕,再买了生菜拿来包mangkuang炒。

她有自己一套完整的清明祭拜方程式,而我往往觉得一些东西可有可无,所以很多时候矛盾油然而生。

那天,她选了很多的纸衣,原来除了奶奶和老豆,一部分是要烧给素未谋面的大伯和二伯。
“几十年了,大家都投胎了,要烧到哪一年啊?”
“是咯,以后我不在了,你们不好再像我一样累,cincai就好,我们goh huan chuan很简单的”(没想到她竟然如此这般温柔回应我)

看,我妈多好。这辈子为了延续传承陈家的习俗,她苦了几十年,她(不懂是不是真心的)不希望她的下一代学她一样。

回归现实生活里,她确实是个好妈妈,每次去菜市她都不介意我睡到新鲜鱼菜卖完了才载她去,就算遇到大日子很多东西买,她最多只是问
“ 可以早一点点起床吗?半个钟?” (她知道周休二日睡到自然醒的美好)

不只一次,清明节大哥一家人早拜,拜完走人,她留下来在滚滚浓烟的墓园等我们来。

她不言累,我们怎么可以说

老天,请你怜悯我妈子的女儿,以后嫁过去江家,江妈妈会如同我娘一样善待我。popi....

Saturday, April 02, 2016

小惊喜

给惊喜是阿白的强项,这次他把惊喜偷偷串进我的钥匙圈里,只要我出门就能看得到,另外一个藏在神柜里,他知道我从来不会去挖他的宝贝神柜。

他说这很贵,我。。。。该收起来还是不停拿出来炫好呢?

Wednesday, February 19, 2014

老同学

他们在hometown办了一个同学会,我没有去,但是听说那个同学的家大到不行,我之前也听说过这个同学近这几年变富有了,好,很替他开心。

几天前,有个同学在whatapps开了个老同学group加我进去,闲谈了几天,才发现。。。。我是闯入地球的外星人。

开group的人已经移民澳洲,少奶奶来的。很好,很替她开心。
在whatapps有个KL定居的同学讲起在KL来个gathering,他。。。老板来的,开了几家电脑店,还拥有地皮。他说如果我出席,可以住他的bunglow。。。很好,很谢谢他。
另外一个KL的同学包我transport,她说她老公驾skyline。。。很好,很谢谢她pun。
电脑店老板说他家附近住了另外一个同学,可以去她家集合先,她家比电脑店老板的家更大。很好,我不愁没地方落脚。
另外一个电脑店老板很要好的同学说,可惜,他不能出席,他在上海。很好,很羡慕他。
另外一个说她也不行,人在新国,应该说是新人,早早在那里嫁了人生了孩子convert去当新人。很好,很羡慕她。。
还有一个也不能,当天他有training,人家是JCi区域会长。。。很好,很羡慕他pun。。。

这个3月2日,我很恐慌!暗地里和两个在PG生活的同学约好,一个是以前的班长,我刚刚add她FB,游览了一下,哟整天周游列国,欧美差不多给她走完。另外一个,名列前茅的好好学生。我。。。。

我以前小学考试低空飞过被家人踢进名校,在名校年年也低空飞过进了form 6,堕机,我最好的同学出国的出国,上大学的上大学,我踢自己进拉曼学院,读到满头白发出来。

我很后悔,当初应该跟不大会念书的同学埋堆,今天就不会那么慌!

火星人啊!你们还记得我吗?我是伟优啦!

Sunday, February 09, 2014

我家大宝73大寿

今年老妈子生日,她说要在家里搞,好过新年流流去外面吃给人家tok菜头,她宁愿当寿星阿4哦!


我把这张“三宝”照放在第一位,是因为大宝笑得最开心,我们的结论是,生日,大宝最希望二宝三宝在她身边,如果可以,四五六七宝都来齐更好。

妈子说"哇! 站在一起怎么那么大庞的人啊?"
我说你才知道你那么好生养?
妈子说"是你爸厉害"哇哈哈哈!笑到我跌倒在地上。这次真的团了一个圆,连几年不见的宅男三姐夫也出现了。
你们看见我在哪里没有?


算算下,妈子在家含饴弄孙也整20年了,其中三个孙子都是她拉拔大的


5朵都不好惹的金花

母女有没有像?不只一次人家说,我日后老了就是妈子的模样。样子遗传她,我更希望遗传到她的豁达。
她真是可以豁达到,女儿失恋打电话对着她哭,说人家的妈妈骂你女儿骂到一分钱都不值,她依然哈哈哈说那个男人嘛不要他咯!(她还笑得出)
(其实她老早知道醒目如她,不会生一个骂死还不肯走的笨女儿)

妈子,谢谢您把我生下来,有生之年,我爱您!

Saturday, January 11, 2014

问题女人的问题血

捐血后的那个下午,去修指甲时候还没有拆掉小胶布,修甲小姐帮我去死皮时看我双手都有胶布,问我什么来?
我说捐血啊!她问痛吗?
我说痛,因为现在卫生局不鼓励医院随便给麻醉针,除非你要求。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很痛。
她说所以嘛,她不敢捐血。
真的有很多人不敢捐血,不适合的不说。
我当下是累到没有力告诉她捐血有什么好处,只断断续续说了我凄凄惨惨的捐血历程,不是要吓她啦!是希望她听了会感动到立刻去捐。 哈哈~


我说我捐了十几次吧!最近几次都面对“血不流”的状况,好的misi会很有耐性帮我“找血管”,因为血管太细,每次乔来乔去找血管都让我痛不欲生。找不到就换手,动作要快,因为血会很快硬掉,所以说好的misi真是可遇不可求。遇到没耐性的misi,装不满400ml就收工,有些还会一面拔管一面埋怨,花时间费精神来专注看住我。

这家医院的misi不错下,很温柔很有礼貌,虽然没有小费,还说“对不起忘记问你怕不怕痛就直接插管” (因为当时我痛到哭),换手的时候快手快脚帮我打针先。

捐完之后会有一点晕,不管当时躺着休息多久,但是不会不省人事啦!而且手臂都会这样黑青个几天,按下去会有一点痛,但是不会影响日常生活。

除此之外,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你的血就留在医院,经过分滤,等待被送往需要的人身上。

救人啊!刻不容缓!

Tuesday, December 17, 2013

乐极生悲

这是一个乐极生悲的晚上。
其实不然,没有去到回不了头,只是我心里很难过,同时愧疚和侥幸参杂一起,捞成一盘屎。


愧疚的是,如果我坐上L的车,可能她就不会出车祸,因为她是在一个人驾驶回家的路上,迷迷糊糊失去意识,去到另外一个地方,车子撞上大树翻复然后送进医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身在那个地方。

侥幸,出车祸的那个时候,我在另外一个朋友EC的车,安全被送回家。我和L和EC住在同一区,神推鬼恿下我选择上了EC的车。不认识L的人都觉得我逃过一劫,尤其老妈子和干妈,要我去拜拜。

两天前我和当晚一起玩乐的其中一个朋友去拜了,也替L祈福,希望她从此平安。。。

不要觉得我在炫耀自己的幸运,我还没有黑心到这个程度,虽说意外无法估计,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在车子里,有难同当,就无须听到身边朋友那句掏心掏肺的话:“如果你在她车里,结局可能不一样” 。

月有阴晴圆缺,我不知道自己的quota几时会用完,只知道不敢松懈地拼命感恩,做一个向善的人。如果将来某一天我的quota用完了,老天爷要送我大礼,我也只好认命。

老天爷,一个没有住过半日医院,跌到最凶那一次也只是mc两个礼拜,失恋觉得痛不欲生,打雷觉得世界末日,连牙齿都没有蛀过一颗的女人,你要好好保佑啊!
(我去墙壁打100个touch wood先)

p/s:其实L出车祸几天前,cycling day的时候我从脚踏车上摔下来,隔天又从跑步机摔一次,那个时候觉得自己有够衰,现在觉得。。。。小祸是福。
(touch wood要做两百次)

阿博,你好吗?


我来替阿博锄草的,迟点可能会种些花,可能起房子,还不一定,看心情呐。。。

Wednesday, September 04, 2013

农历7月快快过

最近有两个人告诉我,今年她们的农历七月平安无事地度过了。我很想知道她们所谓的不平安是几不平安?有没有像我的经历一样?我今年算倒霉了。

一开始说那天载朋友从飞机场回家差点遇车祸,我的厄运就接踵而来。

话说有一晚,如常吃了晚餐陪小朋友玩,如常跟他拍照,拍完后上FB,意外被我发现其中一张有问题(下载了,看看分别在哪里)



当下我没有很害怕,只是不断的enlarge再enlarge,回想再回想这是不是干妈的头?confirm那个时候干妈不在家。

好!为了更确定,我在FB tag了几个人,给她们“参考参考”。其中我妹刚好跟一个对灵异有经验的uncle一起,那个uncle一看就说是,吩咐我妹叫我当晚先去朋友家睡,明天再打算。

我怎么跑?带埋干妈和baby一起跑?谁愿意收留我们?怎么跟干妈开口?

最后我忍住,度过了惊慌的一晚,灌两罐啤酒让自己昏睡。。。当晚,我梦见有个年轻人,他说他暂住了我家几天,现在要走了,我送给他一个有蝴蝶结的小盒子作纪念,他回礼,送我一张写满了字的白纸,我来不及细读就醒来了。

我把这件事告诉那位uncle,uncle叫我隔天睡醒插香观音,换神台水,下班回家拿4把米和4个铜钱撒客厅4个角落,过一天再扫除,然后用7色花,5种水果,3支香去拜大伯公,这是最简单的方法。

问题是,除了7色花,其他的事情会惊动到干妈。

接下来的日子,我天天买7色花和柚子叶回来冲凉,分两份,一份给干妈,说洗平安。也交待同事帮我做超度,然后她教我念“我在mahindrama佛庙为你超度,dana回向予你,请你路过后早登极乐世界,礼拜阿弥陀佛,早日成就菩提”虽然晚上戴着佛牌睡,这几个星期依然每个半夜起床,有时候会精神到打开电话上FB,然后再睡回。

uncle知道了就给我两道符,一个喝一个洗澡,如果还不ok,就得去问神,看看对方要传达写什么讯息给我,帮他如愿。

幸好我是容易睡回的人,也没有因为这件事而病倒,不然早就崩溃。

今晚以后,希望可以一觉到天亮。。。

Tuesday, August 13, 2013

话说七月

我不是一个迷信的人,我也没有散光pun。

两天前的一个晚上,去机场接朋友机,送她回家的路上,要弯右,打了右灯看没有车就向右弯,结果前面突然来了一辆摩多车,幸亏他是弯左,没有直接撞上来,但是也吓了一身冷汗。我跟自己说,是因为第一次驾进来这个地方,所以人生路不熟,正常的。

放了她下车,驶出大路,同一个地方,弯左,这次我是非常非常确定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在路上了才敢动,结果一出,右边直路的一辆摩多车突然杀出来闪开我的车差点跌到。这次我被他比中指。

纳闷,为什么我看不到?过后也都不敢告诉任何人,包括那个被接机的友人。

刚刚看报纸关于一则交通意外,说七月的好兄弟掩饰他眼睛带他乱走才会掉下河,我看了不寒而栗,我那晚是不是也被蒙蔽了眼睛?

一定是拜得神多自有神保佑,前阵子因为听说kayu的酒店不干净,去kayu之前跑去庙里拜拜,让师父撒几滴圣水,替佛牌加持,顺便也换新的绳,希望出入平安。一定是佛祖显灵!

七月,记得要多拜拜,不要说我迷信!

Monday, July 29, 2013

又骑单车

我原来认识了一班喜欢骑单车的师奶,她们其中两位是有自己的单车的。星期天,大家又约了一起骑单车。
这次,她们建议早早去,避免晒(师奶慢手慢脚,集合到来再去吃到早餐来,太阳都已经升上头顶了,没差)

闹钟响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在发梦。天未亮就起床,真是一件要命的事情。你看,太阳都还没有醒,一点都不像要天亮的感觉。残忍的师奶!!


基本上我是为了minion而起床的。(minion派财,7728快点去买,中了分一点给我)


从amenian street骑单车到new gurney,真不可思议!为了一亲water ubah芳泽,我们攀过了长长一条上斜坡的lim chong eu highway,累死我妈妈的女儿。


new gurney的单车小径比gurney的好骑多了,除了人少,空气也比较好,而且樱花很美。


water ubah那里一堆人,附近这个地方却没有人,这里也很美啊!我们骑单车过去拍照。










早上beach street是关闭的,只让单车一族和玩滑板的人进来,在那里你可以表演杂技哦!


padang kota lama的游乐场,那天来了几个老姨,其中三个霸占了小朋友的场地跷跷板,还笑到把小朋友们都吓跑。


骑单车真的好好玩,除了流一身汗累垮屁股痛和晒黑之外,交到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很重要。

我爱骑单车!

Monday, July 15, 2013

骑单车

好久不见大家!想念偶没有?偶是来锄草滴。。。

不对不对,偶是来露脸滴。。。。

也不对,偶是来放PG照片给大家看滴。。。。

话说有一天,我约了两个姐妹,在heritage day那天去骑脚踏车(其实是她们约我滴,我酱怕晒的人哪有可能。。。)

我们帅吗?这是新的壁画哦!叫做“招财猫中的一只灰猫”(我乱讲的啦!)

我帅吗?我们从 Lebuh Armenian骑去红灯角,然后转去Explanate,再去Gurney。吃饱了,再从gurney骑回Lebuh Armenian,躜进小巷子看古迹拍照,然后才收山回家。


当然,铁人也会累滴,期间,我们路经一家冷气很冷,上网速度很快的酒店。走!进去歇下。。。

来看PG(和我)有多美。。。。

这副也是新的,叫。。。。“哥妹俩在取笑我” (我总觉得是在笑我坐不上去,哈哈!)

 去到哪里parking都要锁脚踏车,不然RM10会变RM1000的哦!表开玩笑~

 其中一个姓x桥,很美很有feel下

这个是“海上玄母殿寺庙”(如意上次来要去去不成的,如意带三个小瓜好彩没有去啦,你看后面没有拦住的,对小小孩危险!) 

多久没有走这条小径好好看下风景了?平时都是驾车jam着过的

我喜欢画老鼠的人,好有阴毛(oppssss soli 阴谋哦!)

这个门笑死我们。如果不是骑脚踏车,你大概永远不会知道它在那里。

 很有心思的发展商(你们看出来了吗?我之前驾车经过几次都没有看出来)

两位姐妹说要回去母校看看,骑进去结果被guard赶出来(阿姐,guard认得你们就奇咯!)

看得出很晒吗?是真的晒到阿妈都认不得!但是我有准备,涂了UV再涂BB cream,长袖墨镜(但是忘记帽子和手套)


Sunday, May 26, 2013

阿妈的话

你三姐哦,5岁还不会走路,当初我以为要背她一辈子了的。怀着你们双胞胎的时候,肚子大大个,抱着她,她那无力的双脚晃来晃去,一直踢到我肚子,痛死了。幸亏她现在对我好,啊不然,哼!

她不会走路但是很爱美的,常常坐在门口拿起我的丝袜和鞋子穿上去扮走路的样子,我看了很心酸,后来决定带她进去居林医,一支针50块,那时候50块要了我条命,连续打了两个星期才会站起来,医生人很好,除了打针还带她去店的对面草场教她学走路。

我问:“带三姐来居林,家里的孩子都不用顾了?”
你大姐二姐很小的时候就懂做家务了,偶尔会papalang一起带过来居林的,辛苦一点咯。。。

你老豆去世的时候,家里五分钱都没有,靠隔邻一人捐一点钱搞丧事。我忙丧事都顾不了孩子吃了没有,那时候你二姐还生病,躺在床上,出殡时候才叫她来。后来我拿着我和你老豆的银行存簿去银行拿钱,银行一听到你老豆死了,立刻chop一个印关掉户口,钱都被银行拿去。那时候遇到农历新年,大家看到我们像看到鬼,我又不敢回居林投靠娘家,那段日子都不知道是怎样熬过去的。

接下来我病了,瘦到剩下骨,送进医院医生都诊不出什么病,叫我回家。邻居也纷纷说我死定了,一堆孩子将变可怜的孤儿,大家都袖手旁观。我那时候想,老公去世之前交待了几个比较友好的邻居,他死了好好看住他老婆,怎么现在每个都像事不关己?人情冷暖啊!

后来我遇见这个神,我说我只要好起来,因为孩子们在等我,奇迹出现了,现在我看着当初认定我会死的人,一个一个比我早走。

我最没用,被欺负都哑忍,比如隔几间那个有政治背景的男人,看我抱着你大姐就走来说要抱抱看,趁机捏我的胸,我不敢喊啊!你都知道你爸性格,杀了他都有份!以后我看到他立刻掉头走咯!(我打岔:啊我记得!他试过拿马铃薯泥当雪糕骗我吃,我吃了立刻pui出来,他还笑我!)他很喜欢撩人的!

还有一对住在靠近厨房的姐妹花,常常因为盛水的事骂我,还吐我口水,我被她们欺负就跑回房里哭,一次被妹妹发现我哭,告诉她什么事情之后她就拉了你三姐去骂那两姐妹,你三姐还那起木砌丢过去。

还有隔壁房的老男人。。。(我又打岔:啊老妈子!我以前以为隔壁住着鬼,因为他常常很凶骂你们,但是房里永远暗暗的,那声音哪里来?)
不是啦!他点油灯的,要省房租。他不喜欢我们吵,跳来跳去木板会震动他也骂。你老豆去世后他更变本加厉,骂到要打架。有一次还跑过来把你大姐从床底拉出来打,你大姐的额头流了很多血,你大哥就跟他打起来被叫到警察局去,留有案底。你哥他念那么多书,真不值啊!

(这些记忆里,都没有我)